洋雀花,很多年没见了,很怀念小时候妈妈常用来做它做的鸡蛋汤,很香!



竹笋,这个大家都知道的,也是小时候的美味之一。


折耳根,学名鱼腥草,现在嘿多菜市场都有卖的,不过感觉吃起没得以前个人带田坎上面去挖的楞个好吃哈,.(想起小时候为了吃勒东西,把别个田坎都挖垮了,遭妈老汉打安逸老的,,哈哈…!)

棕耳粑,呵呵,首先申明下这个不是吃的,这个是玩的.


包谷杆,土甘蔗,嘿甜,童年都是吃货,小时候农村嘿少吃得到甘蔗这些.,只有等到大人们板包谷的时候个人拿把小麦刀去砍来吃,,现在手上都还有几处遭麦刀砍老的疤痕


榆钱儿,不是南方的专利,貌似哪里都有人吃榆钱。


柚子.,叻东西真心不喜欢吃..关键是我们那里的柚子树结的柚子滴滴大个,还麻嘴,,


映山红,.女同学些喜欢,,


野枣,叻东西小时候吃的比较少,,屋头唯一的一颗都遭砍来当柴烧了


野樱桃,个特别小,但特别好吃,.


野鸡蛋,它妈现在好像还多了,,一回老家,,到处都看到在飞..


野柿子,甲口..难吃..


野葱头,.现在农村都到处挖得到.嘿多人都喜欢放带泡菜坛坛头,,不过我还是喜欢拿来炒腊肉,一个字(香)….


岩豆,


小红枣,大部分味道都有点夹口,也有颗粒大的味道稍好,但小时候也没少吃。


桐梓页粑粑,也只有老一辈的人晓得啷个弄了

糖梨,个特别小,比野生樱桃稍微大点,味道酸酸甜甜的



酸酸草,放张在嘴巴头嚼,清口水都酸得出来。


糖儿,浑身带刺,果没成熟之前开着白色的花,很香,等果熟后刮掉上面的刺,拿来泡酒好像嘿们好哟,,!


蛇泡,外面红色的颗粒,里面是白色的果肉,甜甜的,我们那给好多不知名的小野果都叫“泡”,种类很多,这个小时候不敢吃,据大人说蛇专吃这种野果,虽然我不怕蛇。但是大人说不让吃就不吃了。


枇杷,这个图片上绝对不是农村的土枇杷..好大胎胎的.


山葡萄,颗粒特别小,一般生长在比较陡峭的崖壁上,透了变成紫色了,像一串串珍珠,嘿酸,特爱吃的。

桑泡,村里的梯田坎上很多桑树,反正小时候只要这个一成熟,.全班同学基本上都跟中毒了一样,,一个二个嘴皮都是乌的


牛奶咪,,小时候嘿喜欢吃,.,长大了更爱吃了…哈哈~~~


茅草根,相信好多朋友都吃过,叶很锋利,小时候上山的时候老被这个叶割伤,茅草根吃起来甜甜的,而且还有药用价值..不过好像说这个吃多了嘿上火.




菱钱,反正我们那小时候就叫的土名,吃起来跟苹果差不多.


麦泡,麦子成熟的季节它也熟了,所以叫麦泡,枝上有很多刺,味道也是酸甜


李子,本来想发张个人会老家的时候照的,,太大了,传不上来,日啦.




蕨菜,蕨菜野生在林间、山野、松林内,是无任何污染的绿色野菜,不但富含人体需要的多种维生素,还有清肠健胃,舒筋活络等功效。蕨菜食用前经沸水烫后,再浸入凉水中除去异味,便可食用。经处理的蕨菜口感清香滑润,再拌以佐料,清凉爽口,是难得的上乘酒菜


桔子,大众水果了,但是小时候吃的大多是没有嫁接的土桔子,很酸,但是很香,也很上火。。


夹舌泡,吃多了上面的细毛毛会沾舌头上,痒痒的,比较难受,所以一般很少吃的。


金银花,金银花是我小时候最喜欢的花了,特别香,从花到茎都是药材,小时候老是用金银花泡山泉水带到学校解渴,特别香,而且是小时候赚钱的好东西,周末的时候带上一帮小朋友去山上摘金银花,然后拿去药店换零花钱,然后买自己喜欢的文具,对他感情深厚啊


槐花,仅次于金银花,上学的路上有好多槐花树,夏天会摘下来放到水里泡了喝,很提神


拐枣,这个东西很少见,生长在高高的树上,要不是别人告诉你它能吃,你肯定会当它是树枝了,拐枣特别甜,甜的腻人。不过产量比较少,一般都是拿来泡酒。


稿秧泡,顾名思义,给水稻拔草的季节就熟透了,红莹莹的,很诱人。


山核桃,壳特别硬,肉很香,没熟透的时候里面跟人的脑髓差不多,只不过它是透明的,跟吃果冻似的。


红苕叶,猪儿菜,才出来的时候卖得飞JB贵,


端阳泡,端阳左右熟的,这个味道偏酸。小时候这个季节大人出去干活,回来的时候总会从背篓里面掏出一包用桐梓叶包好的“泡”,成了小时候最好的美食。


地皮菜,生长在比较潮湿的石头上,谁还记得小时候吃过的地皮菜抄鸡蛋?


有没得人还记得,六月六,地瓜熟。这句话不。吃这东西说老实话要非常大的勇气,反正吃过的人都晓得。哈哈


地牯牛,一种长在地下的东西,长得像小虫子,通常都会当泡菜吃,很脆,属于泡菜中的上品。


八月瓜,七八月份的时候去山里,让你吃个饱,这个瓜很好玩,刚开始的时候是完整的,到了熟透了就张开了肚子,露出白嫩嫩的肉,这时候鸟儿就会和人抢了,好多时候里面就剩壳了


洋姜,长在土里面的,可以炒菜吃,也可以做泡菜吃,虽然名字有个姜,但一点都不辣。


黄栀子花,重庆到处都有卖的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最后一样,缴子弹了
青冈子,打人的好”子弹”,小时候拿来当弹枪的子弹,那是一打一个包啊。